收藏本站 | RSS订阅无锡市资讯-无锡市新闻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无锡市焦点新闻 » 正文
01月07日

在刀尖上跳舞!“网红”女县长直播曾被网友举报“卖风情”,每次直播结束都向纪委提交数据

作者 : admin | 分类 : 无锡市焦点新闻 | 超过 10 人围观 | 已有 0 人发表了看法
原标题:在刀尖上跳舞!“网红”女县长直播曾被网友举报“卖风情”,每次直播结束都向纪委提交数据

来源:上观新闻

来源:上观新闻

去年有一段时间

由于疫情影响

多地产品滞销

各地不同层级的领导干部

纷纷上网直播带货

成一时风潮

还记得去年

雪地策马“代言”而走红的

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 昭苏

副县长贺娇龙吗?

在刀尖上跳舞!“网红”女县长直播曾被网友举报“卖风情”,每次直播结束都向纪委提交数据

她出挑的形象和短视频

让昭苏这个位于祖国西北边陲的小城

为更多人所了解

不过

当她得知自己成了“网红”

就暂停了直播

展开全文

说要把热度转化为更加务实的行动

才能让“网红”不是昙花一现

在刀尖上跳舞!“网红”女县长直播曾被网友举报“卖风情”,每次直播结束都向纪委提交数据

贺娇龙雪地飒爽策马

官员是否应该 “出头露面”直播带货

引发过争议

但总体还是点赞的多

虽然这阵风已经过去了

但目前仍有一批官员

从工作需要出发在网络上

推广文旅、销售农产品、招商引资

……

目前在 抖音短视频平台上

至少已有6位副县长开通了实名认证账号

其中3位是女性

除了贺娇龙的“贺县长说昭苏”之外

还有 安徽 安庆市太湖县副县长唐翔

“唐县长爱太湖”

安徽六安市金寨县副县长蔡黎丽的

“蔡县长说金寨”

虽她们粉丝数远远不如贺娇龙的百万级别

但也小有名气

在刀尖上跳舞!“网红”女县长直播曾被网友举报“卖风情”,每次直播结束都向纪委提交数据

唐翔(右)与蔡黎丽直播连麦,互相推荐地方农产品。采访对象提供

2019年9月发布第一条短视频至今,“唐县长爱太湖”收获了超过22万粉丝,短视频播放累计过亿次。去年12月,唐翔还作为“网红代表”参加了安庆市的基层代表座谈会。 但是,唐翔不喜欢“网红县长”的称呼。

金寨县副县长蔡黎丽也不喜欢“网红”的标签。她觉得自己从未出名,“用抖音3年粉丝不到10万,没啥好显摆的”。蔡黎丽喜欢短视频,是想利用新媒体平台推进日常工作,她在县里分管文化旅游产业、科技商务和电商等工作。

多少主播想红而不得

两位女副县长红了却未必高兴

为什么?

记者赴 太湖县和金寨县

采访了唐翔和蔡黎丽

“在刀尖上跳舞”

近日,唐翔报警了。同时,她还两次发布短视频, 说有骗子冒充自己,通过企业微信向别人索要钱财。“先嘘寒问暖,然后再提出各种转账需求,并且给出的是假的转账收据,嫁接到我们的抖音视频或我们的语音。”她提示,“请大家切勿上当受骗。”

这只是唐翔遇到的一个小麻烦,官员开直播发短视频,顾虑当然有,而且是多方面的。

唐翔一度很忐忑。“官员直播,相当于把自己‘晒’在公众面前,全方位接受大家点评。”唐翔直言,另一方面,不少同事对直播和短视频的态度相对保守,她担心这样做,很容易成为 “高调的异类”。有同事善意提醒唐翔:要注意前途,生怕她大胆创新引起负面舆论。毕竟,网络像是一面放大镜,稍有一点瑕疵极容易被无限放大。

比如,她是副县长,可账号却叫“唐县长爱太湖”,还真 有网友举报:应该是“唐副县长爱太湖”。事实上,唐翔的实名认证中,已经注明了具体行政职务。

在太湖县,“唐县长”的知名度可能比记者想象得更大一些。记者在县里乘出租车,司机们几乎都看过唐翔的直播,有的还能模仿一两句:“唐县带你游太湖,跟着唐县不迷路。”唐翔半开玩笑地说,在县里常常会被认出来,有时候都不敢出门了。

有一次,唐翔和朋友一起去吃小龙虾,被人认了出来;店主想借机宣传,特地拍了短视频上传,但有相关规定,她这样就可能被认为变相给别人打了广告。这一度让她很困惑,只能减少私下外出的频率。 她将直播带货所得,用于资助太湖籍的贫困学生,但总有不清楚情况的网友质疑她是不是自己赚钱。

以前,除了工作推广,唐翔也会发一些生活日常,后来索性另外注册了一个“小号”,区分工作与生活。

“80后”的唐翔说,偶尔会有一种不被理解的孤独感。

蔡黎丽也有类似的感觉,她形容为 “在刀尖上跳舞”,要时刻小心。

2018年6月,蔡黎丽开始使用抖音,利用短视频来推广金寨县的旅游资源。不过,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她都没有进行实名认证。在蔡黎丽的直播间,她不让粉丝给她刷“嘉年华”等贵重的礼物。 每次直播后,她都会向 六安市纪委提交自己直播的数据……

在刀尖上跳舞!“网红”女县长直播曾被网友举报“卖风情”,每次直播结束都向纪委提交数据

每周四晚上,蔡黎丽都会带头参与助农直播活动。朱凌君 摄

县长也会“回怼”网友

关注多了,难免也有质疑的声音。

有人认为唐翔是在作秀,想出名炒作自己;还有人评论,你这么年轻是怎么上去的? 唐翔气不过,就想着怎么“怼”回去,思来想去写下评论:“欢迎您来安徽太湖县看千重山色万顷波光,品尝我们的有机农产品,您也可以更年轻。”类似的情况太多了。唐翔直言,一开始不适应,碰到类似的评论总想着怎么合理地“怼”回去,以至于每天花不少时间和心思在回复评论上。

想不到,这种直接的互动反而拉近了唐翔与粉丝之间的距离:原来县长也可以是不严肃的,也是会“怼人”的。就这样,一开始和她抬杠的人,后来逐渐“黑转粉”,偶有不了解情况的人在评论里抬杠,粉丝还会跳出来帮她解释。比如,有人在评论区质疑唐翔直播是不干正事,她还没来得及回应,几个网友竟然争着回复:人家把我们太湖县的农产品和风景推广出去,这怎么就不是正事了?

让唐翔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去年“五一”期间,她去一个贫困村的景区,拍了一个穿旗袍的短视频。旗袍是过膝的长款,跟景区的古民居风格也很契合,但视频发出来后,有人评论: “你不是卖风景,你是卖风情。”她忍不住删了评论,那是她第一次删除评论,也是她第一次萌生“不值得”的无力感。在那之前,负面评论她基本都会解释回复。

蔡黎丽也会“怼”网友。例如,有人质疑她作为副县长,为企业直播代言带货,可能会有经济问题。为此,蔡黎丽在自己的主页上传并置顶了公益事业捐赠的票据,表明自己的直播收入全部用于支持贫困大学生。 但更多的时候,她选择保持沉默,聚焦本职工作。“面对质疑最好的方法就是脚踏实地做好自己的事情,用结果来回应。”蔡黎丽说。

在刀尖上跳舞!“网红”女县长直播曾被网友举报“卖风情”,每次直播结束都向纪委提交数据

蔡黎丽正在直播间直播。采访对象提供

在唐翔和蔡黎丽看来, “互动”是个必不可少的关键词。这些互动不仅包括与网友的互动。唐翔和蔡黎丽两人相识于去年年初短视频平台组织的一场直播互动,由于分管工作相近,对新媒体传播的看法也相似,便一直保持着联系。去年12月16日晚,唐翔在直播时特意“连麦”蔡黎丽,两人交流心得,也彼此“引流”,为各自的家乡吆喝。

前段时间,女县长贺娇龙策马雪原的短视频走红网络,但很多人不知道, 与贺娇龙一起“连麦”过的,就有唐翔与蔡黎丽。她们几个还隔空喊话,在蔡黎丽的一条短视频中,她穿行于山路间,说:“新疆昭苏的贺县长,欢迎你骑着你的天马到大别山腹地的金寨县打卡!”其后,贺娇龙通过账号“贺县长说昭苏”回复称,好的,公益路上一起前行。

业余时间几乎全挂在网上

坚持直播,两位副县长为此付出了大量时间。唐翔和蔡黎丽白天工作都很忙, 晚上或者周末等业余时间,几乎全挂在网上,用来直播、拍视频、剪辑等。

蔡黎丽曾长期在乡镇工作任职,做事雷厉风行,自称“一个土到掉渣的女人”,是个追求新潮的“70后”。她于2011年分管金寨的文旅工作,为宣传县里的文旅资源动过不少脑筋,是微博、微信公众号等社交平台的最早一批用户。金寨县政府的同事都觉得, 蔡黎丽工作起来“像个不知疲倦的机器人”

比如,平日里下乡视察,同事们在车上打盹休息,她经常是聚精会神地剪辑视频。为了直播,她特地制作了一个以助农直播为背景的易拉宝,无论下乡、出差都随身带着。

记者采访当天,原本与蔡黎丽约定的采访时间,被一推再推。原因是她临时接到通知,要去市里开会,晚上返回金寨后,还要忙助农直播。采访一直持续到深夜12点多, 第二天早晨7点不到,她又向记者确认一些细节。这是她的日常节奏。

在刀尖上跳舞!“网红”女县长直播曾被网友举报“卖风情”,每次直播结束都向纪委提交数据

田间地头的考察,也是蔡黎丽短视频中的重要素材。采访对象提供

唐翔是“80后”,曾长期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工作。2019年4月,她作为挂职干部回到家乡,担任安徽省安庆市太湖县副县长,协助分管市场监督管理、招商引资,商务以及文化、旅游等工作,并负责对接国家知识产权局支持太湖扶贫工作。

去年4月,受疫情影响,太湖县农产品严重滞销,县长朱小兵带领唐翔等三位副县长一起组成“县长天团”直播带货。直播选在户外,意在强调好山好水出好货。“原来从来没试过,既紧张又新鲜,开播前还彩排了一次。”唐翔回忆,当时她也不知道防抖云台、提词器之类的工具,只能找人来用“土办法”帮忙,同事拿了一大沓纸站在旁边,每张纸上写上大字提示“你该唱歌了”“你该讲解制茶工艺了”“你该推荐哪款产品了”。效果不错, 在线观看量171万多人次,销量很可观,两天三场线上线下的销售收入有500多万元。

时间继续往前推。早在2019年5月1日,唐翔被正式宣布任命为副县长的第二天,她受邀出席县里一个招商项目活动并讲话,当天就有自媒体将内容做成短视频发到网上,效果很好。由此,她萌生了通过短视频和直播来推广县里资源的想法。

做起来不容易。唐翔离家多年,虽然少年时一直在太湖县生活成长,但对家乡的了解其实很肤浅,就只了解一些特产,知道县城那么几条路而已。为了直播,她恶补了不少,为了各种说法,总要查资料求证。直到现在,她在直播时,身边总摆放着与太湖县情相关的各种材料。

去年4月那场户外直播后,考虑到售后和后续推广, 唐翔在宿舍里搭建了一个简易的直播间。有段时间,她几乎每天晚上都把儿子哄睡后再直播。但时间一长,她儿子竟也耳濡目染学会了几句。有一天,儿子忽然念叨:“安徽省太湖县山清水秀空气优,值得打卡走一走……”唐翔觉得,又惊喜又有点心疼。

在刀尖上跳舞!“网红”女县长直播曾被网友举报“卖风情”,每次直播结束都向纪委提交数据

唐翔在宿舍里搭建了一个简易直播间。朱凌君摄

迫切想撕掉“网红”标签

唐翔非常严肃地向记者表示:“我不是很喜欢网红这个称呼。我不是自己想当网红,我希望家乡摆脱贫困后,成为网红打卡地。”蔡黎丽也多次强调,自己并非“网红”。

唐翔迫切想撕掉的是单纯的“网红”标签,但并不否认涨粉的需求。某种程度上, “网红”“女副县长”等标签给她带来了粉丝和流量,但她更希望的,其实是让流量成为存量和增量。“网红只是表象,借助网络力量宣传太湖县才是内核。”采访结束后,唐翔给记者发来这样一段文字。

蔡黎丽说,她是不是网红并不重要,只是做一个示范和引导,希望有更多的金寨人利用新媒体发声,一起宣传推荐金寨的旅游和农特产品。

在蔡黎丽的带动下,目前金寨已经培训出“直播人才”近3000人,有几百人在短视频平台上“专业”推荐金寨的农特产品。目前,金寨的每个乡镇都设置了电商直播工作室,以政府公信力作背书,让乡镇负责人走进直播间,宣传推介本地产品。

在刀尖上跳舞!“网红”女县长直播曾被网友举报“卖风情”,每次直播结束都向纪委提交数据

在蔡黎丽的推动下,金寨建起了文旅电商直播中心。朱凌君摄

2019年,关于金寨话题的抖音播放量超20亿,是全国抖音县域播放量的第一位。2020年的两个话题“在抖音里遇见金寨”和“金寨百名主播带您云上游金寨”播放量接近1亿。

根据数据,2020年,金寨县各类电商企业及各类主播自主开展直播1000场次以上。然而,记者走访中也发现,当地很多电商企业以及主播的带货能力有限, 电商销售仍然十分依赖蔡黎丽和各大平台的头部主播。

唐翔为太湖县打造了一支本土化的电商直播队伍,并鼓励扩大电商播商队伍、重点打造直播基地,抢占新的销售平台。同时,她希望直播间能承载线上带货之外更多的功能,从卖风景到招商,再到政务公开政策宣传。

她做了一些新尝试,比如,在世界知识产权日,她曾连线知识产权专家普及商标专利知识;她还曾与黄梅戏演员连线,推广太湖县的戏曲文化;到了高考季,她邀请名师进直播间指导高考志愿填报;遇到有网友抱怨医保缴费和报销政策搞不懂,她还拍了一段解读医保政策的方言版短视频,系列短视频累计播放量达到300多万。

在刀尖上跳舞!“网红”女县长直播曾被网友举报“卖风情”,每次直播结束都向纪委提交数据

蔡黎丽(右)与“网红”主播连麦,共同推荐农产品。采访对象提供

今年2月,唐翔就将结束挂职。她希望未来在征得领导同意的情况下,继续更新账号,可能相应减少直播的频率,多做短视频。但具体未来的道路怎么走,她一时也没想好。

“网红县长”们的目标

不是昙花一现的流量

这条路上

她们还在纠结着、探索着

...

上一篇:为何美食家反对火锅,而大众却对火锅,情有独钟? 下一篇:黄大厨鱼头泡面:用味道召唤着愿意驻足的人
640*60广告位

额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