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RSS订阅无锡市资讯-无锡市新闻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无锡市旅游景点 » 正文
11月27日

重銷售輕運營 健身房倒閉 經營模式亟須改變

作者 : admin | 分类 : 无锡市旅游景点 | 超过 71 人围观 | 已有 0 人发表了看法

  重销售輕運營,產業不斷发展壯大的同時,經營個體卻问題不斷

  健身房倒閉頻現 經營方式亟須改變

  在社会衣食住行節奏越來越来越快的當下,健身已經成为時尚,成为熱門要求,乃至是一種社会標簽。

  最近,有關健身房倒閉,老总“老板跑路”的信息頻見。我國消費者協會发布的《2019年上半年度全國消協組織审理投訴情況剖析》顯示,健身服務已是為2019年上半年度消费投訴重災區。健身服務投訴7738件,投訴量环比上漲72.6%。

  在社会衣食住行節奏越來越来越快的當下,健身已經成为時尚,成为熱門要求,乃至是一種社会標簽。特別是隨著全民免费健身的深层次推廣,越來越大的人開始進入健身房,健身人數快速提升,對健身的要求更为多樣化,健身房也逐漸遍布全国各個大城市。殊不知,一邊是要求的提升,另一邊卻是健身房不斷“倒地”。業內人员强调,由於传统健身房在内容、服務、资源融合等層面存有缺点,導致问題層出不窮。

  “老板跑路”恶性事件頻發

  “花了幾1000元,買了一張健身卡,前后左右才去兩次,卻關門停業了。资金链断裂,工作中人員也聯系不上 ,錢是拿不回來了!”說起健身房的事,張志波一肚子的火。在寫字樓上下班的他,平時鍛煉時間比较少,可沒想起剛進入健身房沒多长时间,就碰到其實的事。

  其實,張志波的遭受仅仅健身房问題的冰山一角。記者掌握到,一度紅火的健身機構,近期兩三年間卻頻頻出现倒閉潮。2017年,上海市“奧森健身”40家門店接連關閉,負責人失聯,涉及到幾十萬會員的幾千萬元會員費﹔2018年,北京市20家健身房在3個月之內歇業。2018年6月,著名健身連鎖知名品牌“浩沙健身”崩盤,浩沙規模极大會員眾多,遍及全国多個省份。

  倒閉潮一直在延續。2019年3月,泉州洛江區浙江安吉路一家健身房宣布開業沒多长时间,就忽然處於停業狀態。8月以來,福州市連續发生兩起并未開業的健身館中途老板跑路的恶性事件。

  福州市消委會的數據顯示,现阶段,健身服務成为投訴重災區,健身服務投訴量环比增長較大,关键缘故是消費者辦理完預付費卡后店家老板跑路,引發群體性投訴。

  展望研究所報告也稱,现阶段健身行業正遭受“中老年危机”,60%左右传统健身房經營困難,面臨虧損乃至倒閉。《2018-2019健身行業白皮書》也顯示,2018年现有3099家健身房關閉,關閉率為4.36%,创立一年內關閉的健身房為528家。

  重销售輕運營

  “辦卡太非常容易了,當時就沒想那么多,也没有簽訂合同书,因为優惠力度比較大,因此一次性交了年費。總以為場館在,也是這麼高档的場所,應該不會有啥问題的。”張志波說。

  福州市消委會强调,辦卡非常容易退卡難就是说引發健身消费糾紛的缘故之一。預付費卡累計金額龐大,資金監管措施不力,經營場所忽然關閉或經營主體變更時,對消費者的有效訴求无动于衷。

  “看起来紅火,然則在經營上難以為繼,否則都不會老板跑路。”烏魯木齊市一家健身場館的負責人告訴記者,由於健身房关键開在繁華地区,房租較高,裝修、器材全是一筆很大的開支。為了盡快盈利,就還要讓大量的人辦卡,以預付費的方法收費,“運營中還有請教練,這佔了挺大的人工成本。健身房一次容納的人數不足,非常容易导致重销售、輕運營的現象。”

  業內人员强调,越來越大的健身房在裝修之初就老板跑路,其关键缘故是早期吸納會員數量不够,再算了吧賬,與其慢慢等關閉,比不上立即卷錢老板跑路。

  預付卡消费糾紛关键集中化在服務業,特別是在美容护肤美發、健身等領域。烏魯木齊市消費者委員會相關人员也表达,“預付費”是常見的一種商業方式,確認“會員制”的方式讓店家短期内內快速積累大筆資金。但假如監管上带系统漏洞,非常容易导致經營者撈一筆就撤的老板跑路現象出现。

  更是這種預售卡方式下,健身房堅持2~3年是广泛現象,一旦原始會員期满,后續填補的會員數量填補不够,倒閉也就难以避免。

  記者走訪好几家健身房發現,在內容和設備上,許多健身房不同小異。而每進一家健身房,无论工作中人員還是教練都把重點放到销售上,熱情地向來者推荐“产品”。“到健身房來鍛煉,最关键的一個缘故是這裡有教練,教了兩次后,發現都不怎麼靠譜,還比不上自身練呢!”消費者陳明告訴記者,健身房的个人教練業務水准參差不齊,難以滿足消費者個性化要求。

  服務必须提高

  據掌握,在大城市中,近年来來传统健身房的滲透率越來越高。我國產業信息内容網的數據顯示,2017年我國健身人口数量達到5.5億人,佔全国人口数量的41.3%,全国健身產業總產值約為1500億元,近6年平均復合增長率為7.7%。預計到2020年,我國人到健身层面消费的總規模將達到1.5萬億元。

  殊不知,在这个龐大的消费群體眼前,健身房卻頻頻出现倒閉潮。這讓人产生了健身房還能否再開下来的疑問。

  對此,烏魯木齊市消委會相關人员强调,監管部門要加強監管幅度,對預付費的資金要進行相應監管,清除監管的系统漏洞、盲區和監管的真空泵地帶。

  業內人员强调,我國健身市场還遠未熟,在其中仍有极大的利潤空间,一味地追求完美销售,而不重视服務,不從個性化下手,終歸會淘汰。從现阶段來看,提高健身房的管理方法和運營,提高用戶體驗,才可以提升用戶用户粘性。

  當前,一些健身場館開始實行“互聯網+健身”方式,確認開發健身正餐、健身設備等關聯服務提升營收,获得了不錯的成果。互聯網賦能健身領域,確認顧客線上預約,線下健身,按次付費的經營方法,创新了過去以售賣年票、私人教练推銷為主的传统健身房方式。同時,一些以互聯網為基礎的諸多新式健身方式也吸引住到資本的進入。(吳鐸思)

上一篇:小心“以房養老”為名的騙局 下一篇:質量提升價格卻降30% 羊絨如何走出降價陰影?
640*60广告位

相关文章

额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欢迎访问无锡市门户资讯网~
«   2020年6月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搜索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
  • RainbowSoft Studio Z-Blog
  • 订阅本站的 RSS 2.0 新闻聚合